????“唉,这些事情就交给你小子了,小子,你记住了,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可辱没为师的名头,准备准备,七日之后便是你踏入灵台境的时候,为师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就按为师安排的去走!”李月明说完这些话转身朝他的房间走去,许浩听出了他的语气中已经带了一丝离别之意。

????“师尊!”许浩抬手喊道。

????“怎么?”

????“谢谢!”

????李月明突然顿了顿,笑了:“无需谢我,这次不止是帮你,也是帮师尊,师尊说不定这次过后就要离开,希望你能帮我圆满我的道心,但不管成功与否,我也要试一试,闻道者,朝生夕死,为师,无悔!”

????一夜无话,许浩在师尊给他打造的床上一夜无眠,他不是傻瓜,他猜出来了,师尊是要突破了,但听说迈入归墟境的时候有雷劫伴生,而且更多未知凶险在前,师尊让他帮忙圆满他的道心,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是真能帮到他就好了,毕竟在归墟境雷劫之前任何一个小缺点都会被无限放大。

????早晨起来许浩准备去替李月明打酒,和他的房间早已经是空空如也,等到晚上的时候许浩正在院子里无聊的随便雕刻东西,可李月明却回来了,他噗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立刻回到房间,不管许浩怎么问就是什么都不说。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让李月明都受伤吐血,又是一夜无话,但第二天李月明竟然又如此,他身上的伤势好像更重了一些,一直到了第七天。

????李月明面色苍白的推开了许浩的房门,他对许浩说道:“走吧,都弄好了。”

????“师尊,无论干什么,弟子一定努力帮到您!”许浩坚定的说道。

????“呵呵,我相信我挑中的弟子一定没错,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行,记住,到了那里千万不要抵抗,不然你的灵识会崩溃,为师想要你替为师做一些为师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李月明抿了抿嘴,脸色更加苍白了,他抓着许浩就直奔北罗剑宗而去。

????许浩原本以为他们二人会到北罗剑宗所在的地方,但却没有,这里只是一座荒山,他们二人就伫立在那里。

????“师尊,为什么要来这里?”许浩疑惑的问道。

????“传说中在妖族有一种兽,名为夜,说是兽,其实他更像是一种真灵,它闭上眼睛时,世界就是他的梦,他睁开眼睛时,这梦就会苏醒,这其中有真有假,但这真又不是真,假又不是假,当真假汇合的时候它就能让你带着我的回忆回到我记忆中的那段岁月。

????我打听了好久好久,终于得知,在北罗剑宗的范围内就有这样一只兽,他是北罗剑宗的护宗之兽,而它的本体却并不在这北罗剑宗之内,而是在这里。”李月明一指下面的荒山野岭说道。

????“啊?”还有这种事情?许浩一愣,这实在是有些恐怖,修真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没想到还有这种妖兽。

????“师尊,那要怎么才能唤醒这夜兽啊。”许浩又问道。

????“这夜兽七百年主动醒来一次,但我实在是等不及了,所以只能把它强行唤醒,你进去之后可能会遇到些许问题,但不要慌张,为师会给你护法,只有七个月时间,我会在这里看着你,七个月一到,我会接引你出来。”李月明拍了拍许浩的肩膀说道。

????“好!”许浩郑重的点了点头。

????“噌!”李月明探出手来从空间中拿出自己的剑照着下面就是一剑,轰的一声山脉开始崩塌,大地也裂开了一道大缝隙。

????“吼!”一声好像来自洪荒远古的猛兽叫声传来,它的叫声表达了他十分愤怒的情绪。

????只见下面的山脉开始了崩断,地上的裂缝越来越大,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下面隐藏着什么东西。

????“吾徒,切记要把持本心,为师在外为你护法!”李月明抓着许浩朝那裂缝一把丢去,他的目光中此刻蕴含了很多很多。

????渐渐的在他的目中,依稀似看到了一个苍老的身影,带着慈祥的微笑看着自己。

????那目光似可包容自己的一切,包容自己所有走错了的路,自己的一切过错,他都会在暗中默默的弥补……

????这夜兽真的很奇怪,那裂缝下是一块儿巨大的镜子,镜子的另一头什么都看不清,许浩感到自己被吸入了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他的头很晕很晕,他记得自己好像是来做些什么事情的,但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

????“老祖,老祖,少爷他醒了,我看到他手指动了!”许浩听到身边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那人的脚步噔噔噔的远去,过了不大一会儿两个身影接连而来。

????许浩感到一个身影探过来,用温和的灵气不断的蕴养着自己的身体,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柔宽大,是那么的有力。

????有一个人,他从小看着你长大,看着你的成长他总是会很开心,但他从来都不会表现出来,但当你开心时他会比你更开心,当你失落时他也会跟你偷着难过。

????母爱犹如甘甜的河水,让人甘之如饴,而父爱便如同那大山,那么深沉,小时候看去,这山是你最好的保护盾,为你阻挡一切风雨,少年起再看去他便有些挡住了你的目光。

????你想推开他,你想走出他的怀抱,你不想再活在他的影子下,而当你拼尽全力走出了的他的身影,但这时候你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难,你才明白外面竟然这么让人遍体鳞伤。

????当你中年的时候你也为人父为人母了,这时候你更明白原来是那么的不容易,父母在,不远游,不管多大,只要父母还健在,那便永远是个孩子。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怀念。

????“臭小子,你终于醒了!”在许浩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把头探过来关切的看着他。

????“爹……”许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叫,但这真的是如同本能一般,好像原本就是这样。

????“爹什么爹,我看你是我爹,你小子真是不自量力,我教你的道法你学会了吗?什么都不会还敢出去和人打架,这次幸亏被人发现的早,不然你可不仅仅是被人打断骨头了。”那中年男子哼了一声说道。

????许浩呆呆的一时间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好像不是来自这里的,他内心深处深深的记得自己肯定是有事才来这里的。

????但他现在真的顾不了什么其他,他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尤其是自己的左腿更是疼的要命。

????“哎呦,疼死我了!”许浩微微一动忍不住说道。

????“唉,你这小子,为个女子跟那么多人大打出手,老四和老七的儿子和其他几脉的道子早已联合起来,仅凭你一个怎么能是那么多人对手?”那老者探手之间拿出一颗丹药捏碎丹封给许浩服了下去。

????许浩顿时感到一股热流涌到全身,通体都舒服了许多,腿也慢慢不疼了。

????“轰!”外面的石门被瞬间轰开,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成道大圆满的修为立刻全面爆发,但外面有好几道同样级别的存在,他们轻易的就挡住了中年男子的修为波动。

????“老七,看你教的好儿子,他为了讨好那个妖女竟然把宗门至宝给送了出去,现在那个妖女已经携宝出逃,你看这事儿要怎么办?”外面那个几个身影愤怒的说道。

????“唉!”那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身体上的气势不由得下降了几分,他转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许浩,对外面的那几个男子说道:“诸位道兄,犬子年幼,还望诸位能够海涵,我们一脉愿将五十年供奉拿出赔偿你们的损失,那至宝我也会想办法找回来!”

????外面几人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哼,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再有下次,我可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儿子!”外面的声音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许浩悄悄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只见他一脸怒气,他立刻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

????而那中年男子则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确实,李家是云澜星的隐世家族之一,而他李山川更是李家一支主脉的家主,可谓权势滔天,但今天却被人给直接轰碎洞府大门,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可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因为确实是他们错了。

????“月明,你该长大了,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独子,一时纨绔还行,一直纨绔可不是吾辈修士该做之事啊。”李山川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离去了。

????看到李山川离去,许浩瞬间蹦下了床,他伸了个懒腰,全身都嘎巴嘎巴响个不停。

????一个头颅从外面鬼头鬼脑的探了出来,他对许浩说道:“少爷,嘿嘿,老祖走了,我可算给你打听清楚了,就是李秋水那几个小子在搞鬼,他们联合那个妖女给你下套呢。

????他们利用你偷出咱们李家的至宝,然后再故意和你发生口角与你争斗,然后让你背锅,那个妖女就被他们几个给藏起来了,而那至宝更是被他们偷着给卖掉了,这口气咱们可不能忍啊,一定要报仇才是!”一个小厮样子的人走过来对许浩一副义愤填膺的说道。

????许浩听了他的话也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他也觉得那小厮说的十分有道理,他皱着眉头问道:“你所言可是属实?”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92879/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