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白凝夕似乎明白了什么,而寒烟尘一顿,抬起头,扭头望了下外头,发现此时已是正午,于是他放下了古籍对凝夕说道:“行了,现在晌午已至,我该去青园城看看瞳门和梦泽山的动静了,你就留在寒凝宫里,等我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必了,去青园城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怕你适应不了,况且,南空浅也还在这呢,他人生地不熟的,也唯有你才算是他认识的人,你总得留在这里陪着他吧。”

????“那好吧。”

????“好了,我走了。”说罢,寒烟尘便起身直直幻作一道流光飞出了天羽殿,眨眼之际便离开了寒凝宫,直奔青园城的方向而去,而南空浅站在天羽殿右侧阁苑的小院内,背手而立,举目望天,看着从天羽殿飞出的那道流光直奔天际,他知道,那是寒烟尘。

????自寒烟尘离开地牢的第二日,寒烟尘便派人将他从地牢里放了出来,并将他带到了寒凝宫,在天羽殿后的阁苑给他安排了一间房间,让他在此住下,南空浅也没有拒绝,反正于他们而言,自己也算是座上宾了,纵使比不上江陵城,但有房间,总比阴暗潮湿的地牢要好。

????他在这里无所事事,而寒凝殿内也无人敢为难刁难于他,他每日都看着寒烟尘忙进忙出的,白凝夕也经常出入天羽殿,他知道,他们一定是在为凌虚空间的封印之事而劳碌奔波,不过可惜了,此事,和他无关,所以,他绝不会出手相助的。

????他静静的站在院子里,不知何时,白凝夕已然离开了天羽殿,来到了他的院子里,“你若是无聊的话,大可以跟寒烟尘四处去走走,说不定,你还能帮他一些忙呢。”白凝夕缓缓的走到了南空浅的面前,看着他说。

????“你怕不是忘了,人魔势不两立?”南空浅缓缓垂下了眼眸,看着白凝夕一字一句的回应道:“我虽然跟你们回了魔界,不作反抗,但这并不代表,我就站到了你们这边。”

????白凝夕微微颔首,仿佛料到了他会这么说一般,而后转身便又离开了院子,而南空浅淡淡的看了一眼她远去的身影,想问的话终究还是哽在了喉咙里,罢了,他们的事情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缓缓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之后,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另一边,寒烟尘来到了青园城瞳门,瞳门周围的百姓都已经被遣散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方圆百里都已经被蔟敏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并且他联合苏卿施法布下了隔离结界,还令魔影驻守,以确保万无一失。

????寒烟尘去到那里的时候,苏卿和蔟敏还不在那里,只有几个魔君驻守此地,见寒烟尘出现他们都吓了一跳,急忙上前行礼,“参见陛下!”

????“起来吧。”寒烟尘视线扫过他们,而后环视了周围一圈,“苏卿和蔟敏呢?”

????“回禀陛下,方才魔灵大人和魔尊欲施法试探瞳门封印,可不料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突然袭击,魔灵大人受了伤,魔尊便带他先行回府了。”

????“什么?”寒烟尘骤然蹙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可知那力量从何而来?”寒烟尘又问,那魔君摇头,“回禀陛下,那力量出现的诡异,之前瞳门从未有过这种力量出现,只是今日魔灵大人施法才误打误撞,所以属下暂时也不得而知。”

????寒烟尘顿时陷入了沉思,看着原先瞳门所在的位置愣了半晌,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示意那魔君,“知道了,继续在这守着,我去看看苏卿。”

????“是,陛下。”

????话落,寒烟尘便再次幻光消失在了原地,他来到了蔟敏府中,而此时,蔟敏正在房间里给苏卿灌输灵气,寒烟尘察觉到这股气息,便立刻寻了过去,来到房间之后,蔟敏正好收手,见寒烟尘出现,蔟敏一时有些惊讶,急忙上前行礼,“见过陛下。”

????苏卿见势也正欲起身行礼,寒烟尘急忙来到了他的面前,扶住了他,示意他不必多礼,同时开口问他,“怎么回事?”

????“苏卿也不知道,今日清晨瞳门那里有人来报,说是有异动,我和蔟敏前去查看,发现瞳门那里不知从何开始有力量逐渐往瞳门聚集,那力量很弱,我和蔟敏费了半天劲才察觉到它的所在,后来欲施法将其引出的时候,苏卿一不小心便遭了反噬。”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把你伤成这样?”寒烟尘看了看苏卿的伤势,发现他体内脏器皆有受损之态,想来,应该是那力量过于强大,刺激到了苏卿本身的灵躯吧!

????“苏卿暂时也不得而知。”苏卿缓缓摇了摇头,随即又对寒烟尘道:“陛下不必担心,苏卿已经没事了,方才蔟敏已然给我灌输了灵气,现如今我已无碍。”

????“既然这样,那你们随我一道再去看看那封印的古怪之处吧。”寒烟尘开口道,苏卿和蔟敏顿时领命,“是,陛下。”

????之后,他们又一次来到了瞳门,瞳门靠近青园城的城门,不过一个小小的架子,可是这里,却是人魔两界至今唯一的通道,以往都是在瞳门之日由瞳门圣使施法打开瞳门过道,让人魔两界的百姓自由出入,而今,瞳门圣使不在了,这瞳门,也再也没有打开过。

????“陛下,我以为,要冲破凌虚空间的封印,这瞳门的封印必定是关键,陛下不妨用人间九灵试一试,若是能突破瞳门封印,那自然皆大欢喜了!”蔟敏此时来到了寒烟尘的身侧,看着他的侧脸对他说道,而寒烟尘并未言语。

????苏卿却扭头对蔟敏说:“如今渡笙镜和通灵狐还尚在玄幽王城,此刻凝聚人间九灵多少也有些不便,还是先想想怎么将封印里的那股力量引出来吧!”说罢,蔟敏顿时不语。

????而寒烟尘望着瞳门仔细的思索了一番,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伸手示意苏卿和蔟敏退下,而后他自己往前走了几步,他来到了瞳门的面前,五指一张,一股强大的力量便顿时在他手掌缠绕回旋,蔟敏和苏卿见势都不由得一惊,那光芒缓缓在他手上缠绕,渐渐的,飘散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白羽。

????寒烟尘抬手,往前一推,将掌心之羽尽数放出,只见无数白羽朝瞳门飞去,轻飘飘燃,如清风吹拂而过一般,自然而然的就来到了瞳门面前,可顷刻之间,众人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的颤动,所有白羽于那一刹那全都被定格在了瞳门之中,就像被什么牢牢牵引了一般,动弹不得。

????苏卿和蔟敏见势蓦地一惊,面面相觑。

????“陛下。”苏卿走到了寒烟尘的面前,而他却示意他不要说话,苏卿顿时闭上了嘴巴,静静的在旁边看着,而寒烟尘收回了手中玄光,可那白羽依旧停留在瞳门之中,仔细一看,白羽还有些微微颤抖,只是这轻微的抖动,令人不易察觉。

????“看来这瞳门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东西,可那封印里却蕴藏了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上古神祗封印魔界时所残存下来的力量。”寒烟尘目不转睛的看着瞳门,一字一句说道,苏卿闻言骤然一惊,“陛下……此话何意?”

????“我方才施展的法术,是凰天神诀,汇聚了强大的凤凰之力凝聚成片片白羽,这世界上能挡住凰天神诀之力的人没几个,能这么完美无瑕的将白羽牢牢控制住的力量,也没多少,除了凌虚空间封印本身的力量,也没有其他了。”

????苏卿和蔟敏闻言都猛然一惊,“原来如此。”

????“陛下,那现在怎么办?”苏卿又问寒烟尘,而他说:“上古神祗封印魔界的力量忽然往瞳门这里汇聚,想必一定是瞳门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所以他们才会汇聚此处,又或者,这股力量察觉到了瞳门封印正逐渐减弱,所以才会汇聚至此,想要加固瞳门的封印。”

????说罢,寒烟尘扭头问蔟敏,“最近一段时间,瞳门这里可发生过什么事情?”

????蔟敏想了想,而后摇头,“并未发生什么事,也无任何异样。”

????寒烟尘闻言又陷入了沉思,而苏卿似乎想到什么一般,急忙对寒烟尘道:“陛下,会不会和人间九灵有关?”

????“什么意思?”

????“陛下仔细想想,人间九灵都是上古神器,一旦汇聚,那力量便可毁天灭地,如今人间九灵已然落入陛下手中,而这瞳门封印作为人魔两界唯一的出入通道,上古神祗的力量察觉到人间九灵已然在魔界聚集,自然会汇聚到瞳门这一处人魔两界的出入口中,好加固凌虚空间的封印呢?”

????“你的意思是,凌虚空间的封印之口,就在瞳门?”

????“是,但也并非如此,陛下仔细想想,当初陛下一拿到人间九灵,回到魔界之后,魔界便下起了瓢泼大雨,当时雪曳说,凌虚空间,极有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可封印如果不存在了,为何我魔界还是如此这般蜷缩在这个地方里?”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92783/743/